罗拐

罗拐

中国古代一种习俗)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6-07 22:45    关注度: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中国古代一种习俗

  ▪高彦颐所著册本

  查看我的珍藏

  [chán zú]

  (中国古代一种习俗)

  缠足是中国古代一种陋习,是指女性用布将双脚紧紧缠裹,使其脚正常变小,认为美妙。一般女性从四、五岁起便起头缠足,直到成年骨骼定型后方将布带解开,也有终身缠裹者。

  据现代学者考据,缠足起头于北宋后期,兴起于南宋。

  清朝初期禁止缠足为何直到到清朝消亡都没获得施行

  2018-08-24 16:08

  清朝入关后,为了维系统治,接踵发布了三道号令,即剃发、换衣、禁缠足。这三道号令的指向长短常清晰的:汉子要剃发,女人要放足,且从服饰上要与满人连结分歧。最终,剃发、换衣这两道号令,在清朝的高压政策下,履历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洗礼,最终获得了遍及施行。唯独禁缠足这一条号令,虽然清廷三令五申,却一直没有成功施行过。

  ...详情

  三寸弓足的那些痛苦和无法

  2019-03-30 21:03

  中国古代有些须眉几乎可说是成了“拜足狂”、“弓足癖”。在宴席上,有些须眉常用女子的弓足小鞋盛上酒喝,称之为“弓足杯”。当前,有些人干脆把瓷酒杯制成三寸弓足状以“过瘾”了。有些人还特地研究女子缠足,著书立说,还把三寸弓足分为“九品”共48种。

  ...详情

  foot-binding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缠足发源简述

  按照高洪兴《缠足史》考据浩繁史料证明,缠足发源于北宋,缠足风尚兴起于南宋。

  说到缠足起因,大要说来有四个方面:审美的要求、两性隔离轨制、宋明理学的鞭策、童贞嗜好的推进等。

  汉族人追求女子身段美感由来已久,古来就有“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说法,历朝历代称道美女们身段娇好,步履轻巧的诗句不堪列举。宋朝统治者的推崇也阐扬了庞大感化。宋朝皇室与宋朝上层社会是最早起头缠足的。《鹤林玉露》记录:建炎四年“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宋史·五行志》记录:“理宗朝,宫人束脚纤直”。这是宋朝皇室、宫中女子缠足的例证。苏轼《菩萨蛮 咏足》称女子小脚为“宫样”,曹元宠在一首词中称小脚为“官样儿”,这也足见缠足起自宋朝权要贵族阶级等宋朝上层社会。

  缠足也很受宋朝文人的推崇,连苏轼、辛弃疾如许精采的文豪都有歌咏和赏识缠足的篇章。苏轼《菩萨蛮》词中有“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句,辛弃疾《菩萨蛮》有:“淡黄弓样鞋儿小,腰肢只怕风吹倒”句,常常为人们援用。林语堂先生曾描述过女子缠足后的步态:中国女子的缠足,完全地改变了女子的风度和步态,“其感化等于摩登姑娘穿高跟皮鞋,且发生了一种极拘谨纤婉的步态,使整个身躯构成弱不由风,摇摇欲倒,以发生我见犹怜的感受。”而恰是这种“可怜的感受”,膨胀了封建士医生的本身自卑感。从而繁殖出其“在性的抱负上最高度的诡密”。

  神话传说辨析

  传说大禹治水时,曾娶涂山氏女为后,生子启。而涂山氏女是狐精,其足小;又说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也是狐狸精变的,或说是雉精变的,可是她的脚没有变好,就用布帛裹了起来。因为妲己受宠,宫中女子便纷纷学她,把脚裹起来。当然,这些仅仅是民间神话传说,含有较多的演义附会成份,不足以成为其时女子缠足的凭证。

  缠足始于隋代,源自民间传说。相传隋炀帝东游江都时,征选百名美女为其拉纤。一个名叫吴月娘的女子被选中。她悔恨炀帝残暴,便让做铁匠的父亲打制了一把长三寸、宽一寸的莲瓣小刀,并用长布把刀裹在脚底下,同时也尽量把脚裹小。然后又在鞋底上刻了一朵莲花,走路时一步印出一朵标致的莲花。隋炀帝见后龙心大悦,召她近身,想玩赏她的小脚。吴月娘慢慢地解开裹脚布,俄然抽出莲瓣刀向隋炀帝刺去。隋炀帝赶紧闪过,但手臂已被刺伤。吴月娘见谋杀不成,便投河自尽了。过后,隋炀帝下旨:日后选美,无论女子若何斑斓,“缠足女子一律不选”。但民间女子为留念月娘(又说是为了不入宫),便纷纷裹起脚来。至此,女子裹脚之风日盛。

  始于五代说

  缠足始于五代之说,源自南唐李后主的舞女窅娘,斑斓多才,能歌善舞,李后主特地制造了高六尺的弓足,用珠宝绸带缨络粉饰,命窅娘以帛缠足,使脚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再穿上素袜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从而使舞姿愈加漂亮。

  可是宋朝以及当前的缠足不是源自五代南唐的窅娘。缘由:一、在时间上是中缀的,由于窅娘是在五代,其时没有惹起人民效仿,北宋初年也没有发生缠足现象;二、窅娘是供人玩乐的舞女,地位低下,在其时的社会景象下,其所为不会被人效仿。按照《闻见近录》记录,宋神宗开颖邸,近侍拿来弓样靴,韩维说王怎样能够用舞靴。

  五代窅娘不是缠足的发源。

  宋之前无缠足

  温庭筠《锦鞋赋》所述“粲织女之束足”,体裁为“赋”,又非纪事,天然不成视为信史,所谓“粲织女”也不必然实有其人,很可能是温庭筠笔下虚拟的文学人物,不克不及把她作为中国妇女缠足史上的一个其实例子。再从《锦鞋赋》全文看,除开首提到“粲织女之束足”外,下面再无对于“束足”的描述,因此“束足”的抽象具体若何,我们是无法晓得的。由“束足”想到“缠足”,《史记》有“杜口缠足、莫敢向秦”、“缠足不入秦”之句,《后汉书》也有“俯首缠足”之语,这里“缠足”指的是“缠足不前”,而“缠足不前”的又都是须眉。《吴越春秋》“王僚使令郎光”说:“酒酣,令郎光佯为足疾,入窋室缠足”,缠足是为了庇护有伤患的脚,“缠足不前”意义上的“缠足”就是由此引申而来的。

  大量史料证据证明宋朝以前中国女子是不缠足的。

  《周礼.天官冢宰》记录,屦人掌管王和王后共同各类服装所应穿的鞋。制造赤舄、黑舄等,制造粉饰屦舄的赤缌、黄缝、青绚等,并制造白色的屦和葛屦。分辨外、内命夫和命妇所应穿的命屦、功屦和散屦。“(屦人掌王及后之服屦。为赤舄、黑舄、赤繶、青句、素屦、葛履。辨外内命夫命妇之命屦、功屦、散屦。”)

  《史记.风趣传记》记录,天黑了,酒也快喝完了,把残存的酒并到一路,大师促膝而坐,男女同席,鞋子木屐稠浊在一路,杯盘芜杂不胜(“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织,杯盘狼藉”)。

  《三国志.吴志.诸葛恪传》裴松之注引恪别传云:“母之于女,恩爱至矣,穿耳附珠,何伤于仁?”若是其时女子缠足,哪里用获得用“穿耳”为喻!

  《晋书.五行志下》记录,成帝咸康五年(339年),有人诣止车门,说王和的女儿王可右脚掌下有七星,星都有毛,长七寸(“王和女可右足下有七星,星皆有毛,长七寸,天今命可为全国母”)。这个王可明显也是不缠足的。

  《南史.梁宗室传记》记录,梁武帝时,临川王萧宏与梁武帝女儿永兴公主私通,图谋杀戮武帝,承诺事成之后立永兴公主为皇后。永兴公主让两个男仆穿上梅香的衣服混进去脱手。男仆过门槛时掉了鞋,阁帅见鞋发生思疑……那两个男仆赶到武帝死后,幕后八人把他们抱住拿下,武帝吃惊吓栽倒在屏风上。从二人身上搜出刀子,供出是萧宏指使。(“乃使二僮以婢服,僮逾阈失屦,閤帅疑之……八人抱而擒之,帝惊坠于扆。搜僮得刀,辞为萧宏所使”。)须眉可穿梅香鞋履,并且鞋履还不小,竟会从脚上零落,可见其时女子之足不小。

  《通典》礼八十二述唐开元礼云,外命妇朝会至西阶脱鞋置履,为便于命妇们脱鞋置履,还特地在工具阶下设置席。若是是缠足,毫不会要求女子脱鞋。

  唐朝女子又常常穿须眉鞋履,明显没有缠足。《唐内典·内宫尙服注》:“皇后太子妃青袜,加饰物,开元时或着丈夫衣靴。”《书.车服志》:“中宗时,后宫戴胡帽,穿丈夫衣靴。”《大唐新语》:“天宝中,士流之妻,或衣丈夫服,靴衫鞭帽,表里一贯。”

  《南唐书》上说,五代南唐李后主皇后小周后“手提金履,划袜潜来”,手提鞋子,脚穿袜子而行,不是缠足。

  从古代诗文中也可看到其时是不缠足的。谢灵运诗“可怜谁家妇,缘流洗素足”,陶潜赋“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盘旋”,李白诗“一双金齿履,两足白如霜”,韩愈诗“一婢赤足老无齿”,说得都很大白。《唐诗纪事》说:段成式光风亭夜宴,妓有醉殴者,段成式赋诗纪事,有“掷履仙凫起,扯衣胡(蝴)蝶飘”之句,脱下鞋履掷击他人,不会是缠足。《郡阁雅谈》引五代刘克明蒲鞋诗,“吴江江上白蒲春,越女初桃一样新,才自绣帘离玉指,便随罗袜步香尘。石榴裙下从容久,玳瑁宴前整理频。今日高楼鸳瓦上,不知抛掷是何人。”指出此诗通篇咏妇女蒲鞋,而从未涉及纤足之状。

  从女袜上也可晓得宋朝之前是不缠足的。上引刘克明蒲鞋诗“便随罗袜步香尘”,穿上“罗袜”就在地上行走,天然不是缠足了。关于袜,有个出格的环境需要申明:缠足女子虽也穿袜,但有时指的是一种有统无底的工具,又叫“膝裤”,有时虽也有缠足女子在缠裹好的缠足布之外再穿上真正的袜子,但这种环境较少。《唐人杂说》上说,崔彦昭与王凝是中表亲戚,但两人有矛盾,“后彦昭相,其母敕婢多制袜履,曰:‘吾妹必与子皆逐,吾将其行。’彦昭因不敢为怨。”明代胡应麟对此颁发见地道:“夫须眉之袜,行多则敝,使现在之膝裤,即远行何认为多。据崔母所言,则唐世妇人之袜,诚与须眉无异。”

  [16-17]

  以上所述按照的都是文字材料,从古代丹青、雕塑以及考古挖掘到的古代女鞋实物来看也证明宋朝以前女子并不缠足。

  源于北宋中期

  缠足始于宋代,并被宋朝理学家火上加油,从缠足可见宋朝妇女深受礼教压迫。

  大量史料证据标明宋代起头呈现缠足、缠足习俗。宋代诗人苏东坡的《菩萨蛮》(“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是中国诗词史上专咏缠足的第一首。车若水在《脚气集》说“妇女缠足……小儿四五岁,无罪无辜,而使之受无限之苦,缠的小来不知何用?”秦少游有“脚上鞋儿四寸罗”之句,也都是明证。

  可是北宋初年妇女尚未缠足。《辍耕录》说,缠足在“熙宁、元丰之间,为之者犹少”。熙宁:1068年至1077年。元丰:1078年至1085年,他一方面使我们晓得在熙宁、元康年间已有缠足习俗,但那时“为之者犹少”,从而也可推知缠足风尚其时呈现不会太久,因而能够如许说,妇女缠足风尚发生于宋朝公元十一世纪。

  到了宋徽宗宣和年间(1119-1125年)缠足风尚有了一个较大的成长。《枫窗小牍》说宣和当前汴京闺阁“花靴弓履”,更主要的是这是呈现了特地的缠足鞋——“错到底”并在社会上了传播开来。进入南宋,缠足风尚获得成长。从图绘上看,南宋时代妇女穿弓鞋的就较多。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搜山图》和《混居人物图》中妇女的脚都很纤小。考古中,南宋妇女缠足鞋也有发觉。福建福州南宋墓出土的六双女鞋,长13.3-14厘米,款4.5-5厘米。《夷坚乙志》“三王夫人斋僧”条云“我以生平洗头洗足额外用水,及缠帛履袜之累,阴府积秽水五大瓮,令日饮之。”南宋妇女缠足曾经比力多了。到了南宋末年,小脚已成为妇女的通称。

  [20-21]

  把北宋统治者赶出华夏、占领半壁山河的金朝,是又女真人成立的。开初女真人在同宋朝作战时就以获得缠足女子为乐。《烬余录》记录“金兀术略(掠)苏……妇女三十以上及三十以下未缠足与已出产者,尽戮无遗”,唯独留下年轻未育的缠足女子。

  元代,蒙古贵族本来不缠足,但并不否决汉人的缠足习惯,相反还持赞扬的立场。如许,使得元代的缠足之风继续成长,元代末年呈现了以不缠足为耻的观念。

  明代,妇女缠足之风进入大盛期间。明初,朱元璋将与其匹敌的张士诚旧部编为丐户,命令浙东丐户,男不许读书,女不许缠足。能否缠足成为社会地位、贵贱品级的标记,可见其时社会对于缠足的推崇。缠足言必三寸也始于明代。王鸿渐《西楼乐府》中“狸红软鞋三寸整”、朱有炖《元宫词》“廉前三寸弓鞋露”,都是明证。女子小脚不单要下,并且还要弓,要裹成角黍外形等各种讲究同样始于明代。明代,女子缠足在各地成长敏捷,这种成长能够从以下两个事例中看到:一是山西大同和与其交界的位于近河北西北部的宣德府成了全国出名的缠足地域,遭到小脚迷的关心,明武宗就经常到那儿选美。二是明末张献忠进占四川时,大刖妇女小脚,及至堆积成山,名曰“弓足峰”,后来攻占湖北襄阳时再度为之,那么其时至多在四川、湖北妇女缠足是很风行的。正由于此时缠足风气很盛,所以胡适把它同陈腔滥调文、鸦片放在一路,列为明朝三大病症。

  清代,统治者开初死力否决汉人缠足,几回再三命令禁止女子缠足,但此时缠足之风已是难以遏制,到康熙七年(1668年)只好罢禁。这件事一度被人们衬着为“男降女不降”(清廷奉行“剃发令”,汉族须眉剃发被视为向清廷屈就的意味。清廷也命令禁止女子缠足,但后来并未达到禁止目标,故而有“男降女不降”之说)。清康熙朝北方风行缠足,南方未涉及;至乾隆朝南方也起头风行女子裹脚;到咸康年间,清代社会各阶级的女子,非论贫富贵贱,都纷纷缠足,以至远在西北、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染上了缠足习俗。作为一个女人,能否缠足、缠得若何,将会间接影响到她小我的终身大事。“三寸弓足”之说深切人心,以至还有裹至不到三寸的,以致呈现女子因脚太小步履未便,进进出出均要他人抱的“抱蜜斯”,并且如许的女子在其时还很受接待。

  清代曾呈现否决缠足的强烈呼声。清朝立国之后屡屡禁止缠足。崇德三年(公元1638),清太宗皇太极命令禁止妇女“束发缠足”。顺治十七年,划定有抗旨缠足者,其夫或父杖八十,流三千里。康熙三年(公元1664)再申前令,但此时缠足之风已是难以遏制,到康熙七年(公元1668)只好罢禁。

  其时清当局的禁止妇女缠足是与须眉剃发令一样,意在用满洲习俗化为汉人习俗,从而加强统治,也因而当他们发觉汉族女子缠足对于清当局的统治非但无害反而有益时,也就不再严酷施行了。

  清朝民间一些有识之士于环球崇敬缠足的狂热中清醒地认识到缠足的风险,他们从分歧的角度力辟缠足之非、否决缠足,他们是清末天足活动的先行者。袁枚在《牍外余言》中有如下言论:“习俗移人,始于感染,久之遂根于本性,以至饮食男女,亦类似拥护,而胸无独得之见,深可怪也……女子足小有何佳处,而环球趋之若狂?吾认为戕贼儿女之手足以取妍媚,犹之火葬父母之骸骨以求福利也。悲夫!”

  晚清时很多学问分子认为缠足形成中国妇女的羸弱,进而影响到整个民族及国度的力量,是中国掉队的意味之一,因而反缠足活动逐步兴起。

  清道光年间,由外国人创办的耶稣教会倡议天足活动。“长老会后学”的史子武编著的《劝入脚图说》是第一部宣传放足的公共性读物。不外其时的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教会很是抵制,所以,这本书虽然蔚为先声,却影响不大。

  这一期间因为康无为梁启超级维新派的鼎力倡导,在上海、广东接踵成立“天足会”,一时间四方响应。康无为写了一篇《戒缠足会檄》,在女儿到了缠足的春秋后拒绝为其缠足,遭到了家村夫的强烈否决,但他仍对峙不给女儿缠足,成为近代反缠足活动中的一段美谈。此后,康无为的女儿还曾陪他到西方游历调查。1902年,清廷发出上谕,规劝缠足。

  同治时四川人西昆熊子著有《药世》十三万言,力辟妇女缠足之非,并且他身体力行,女儿三人,均不缠足。另一位积极处置否决缠足活动的宣传家是赫赫有名的郑观应,他在《盛世危言.女教篇》中深刻报复缠足陋俗。在这个期间发生了一次禁止缠足的实践勾当,即承平天堂的否决缠足,承平天堂的带领人洪秀全主意男女平权,倡导妇女天足。承平军进入南京,他命令妇女不准缠足,违者斩首,其时在承平军节制的处所也确实厉行禁缠。

  从鸦片和平后到同(治)光(绪)之际,否决缠足的行为比之于前一阶段有了很大的冲破与成长,颠末了这一阶段的宣传和实践,缠足陋俗必将消亡的命运已是不成逆转。但此时的否决缠足仍是小我的勾当,此时仍是只要少数人觉悟。到了光绪末年,否决缠足的勾当进入成熟期——由小我勾当成长为集体活动,由少数人的觉悟改变为公众遍及的觉悟。

  清朝末年发生的否决缠足、崇尚天足的天足活动是由一批维新志士策动起来的。早在1883年康无为就在老家广东南海结合一些开明乡绅创立不缠足会。1896年康无为、康广仁又在广州成立粤中不缠足会,倡导妇女不缠足,成立之初,会员便达万人以上。

  满清封建王朝被推翻后,孙中山正式命令禁止缠足。到了“五四”期间,缠足更成为各派革命活动和激进分子伐罪的对象,陈独秀、李大钊等人都曾撰文痛斥缠足对妇女的摧残和压迫。自从中国登上政治舞台后,毛主席真正覆灭了小脚,中国的妇女才获得了完全的解放。

  天足活动最终取得成功,其经验再与天足活动者找到了“婚姻”这一至关主要的症结。1897年梁启超在上海创立不缠足会就曾经留意到了婚姻问题,试图处理会员后代未来婚姻大事的后顾之忧。民国时代各地在劝禁缠足时更是抓住了“婚姻”这一环节,例如山东省已经让“各县小学校学生,皆系臂章,不娶小脚女子为妻”。再如绥远,几经勤奋,禁缠无效,可是后来抓住“婚姻”这一环节,“风示各学生,誓不娶小脚女子为妻”,成果“不匝月缠足之风顿杀”。因为抓住了“婚姻”这个环节,在社会上持久不懈地灌输劝导不娶小脚女子为妻,加上西方文化的影响,到后来社会上构成了娶小脚女子为耻、娶天足女子为荣的时髦,此时即便是顽固透顶的父母,为了女儿前途着想,也不得不放弃为女缠足的筹算。

  缠足特别是折骨缠的发生,有很多文化上的要素,包罗:

  审美:其时人非论男性或女性,都认为足小为美,特别对男性来说,小脚具有性的吸引力。例如“三寸弓足”一词代表赞誉女性脚美的名词。而四寸之内被称为“银莲”,大于四寸者则称为“铁莲”,可见崇尚小脚的程度。关于对小脚的审美,最出名的小脚审美著作,是清代方绚的《香莲品藻》,把女性的小脚,从外形、尺寸、粉饰、气息等角度来作分类批评,又有“香莲四忌”说,“行忌翘趾,立忌企踵,坐忌荡裙,卧忌颤足”。辜鸿铭对小脚有嗜癖,酷嗜嗅女人小脚。

  恋足、性感带:听说,因为缠足后行走坚苦,恰好熬炼了阴道四周的肌肉,防止阴道败坏,以至连结童贞阴道般的收紧形态。而女性日常平凡毫不裸足,对男性而言可窥见其私密之处,亦有雷同恋足乐趣。清朝文人李渔在其《闲情偶寄》中颁发,裹脚的最高目标就为了满足性欲。因为小脚“香艳欲绝”,玩弄起来足以使人“魂销千古”,玩弄方式达48种之多,包罗:闻、吸、舔、咬、搔、捏及推等。在中国古代,脚为女人除了阴部及乳房外,第三“性器官”。在明代小说《金瓶梅》中,就有“罗袜一弯,弓足三寸,是砌坟时破土的锹锄”之说法,以至乎,穿在小脚上的绣鞋也被付与了性内涵。

  缠足,是一种摧残肢体一般发育的行为。缠足的女子要从少小起头裹束本人的脚,慢慢地拗折足部骨骼,使之正常。缠足后的一双小脚,不只在现实糊口中有各种未便,并且在整个裹脚过程中,妇女要承受极大的伤残疾苦。这种毫无现实效用,又使承受者极端疾苦的事,遍及风行,成为社会风尚,绵绵近千年。

  究其缘由,大致有三:

  其一:统治者的意志对全国苍生的影响。裹脚就发源,就与统治者相关。缠足起头于北宋中后期,兴起于南宋。

  其二:有益于把妇女束缚在闺阁之中,对她们的勾当范畴加以严酷的限制,以合适“三从四德”的礼教,从而达到按须眉的愿望独有其贞操的目标。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外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又如贺瑞麟在《改良女儿经》中说:“为什事,裹了足?不因都雅如弓曲;恐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拘束。”

  由此惹起妇女本身身形和性心理等变化,从而更好地承当延嗣儿女的生育东西。由于缠足当前,足的外形成为正常,当足部接触地面时,全身的分量集中于踵部。也就是说,缠足后的女子是用踵部走路的,因而,每走一步,就会牵动腰髋部,长此以往,使妇女的腰髋部发财,影响骨盆,那么,对妇女的性以及生育都有影响。

  从孔子“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高论起头,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不良保守不断延续着。缠足是父权制社会“男尊女卑”达到必然程度的产品。一旦把女子的脚缠成了“三寸弓足”,女性在劳动和交往方面必定会大受限制,只要困守家中,以至站立、行走都要扶墙靠壁。如许一来,不只让“男主外,女主内”顺理成章,也让“男强女弱”成了铁定现实,女性若有什么不满、抵挡、私奔之类的行为,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唯有忍气吞声,听任摆布。这完满是父权制社会对女性施行的压迫和节制。这种压迫和节制也确实收到了现实功能,正如《女儿经》所说:“恐他(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束缚”。特别令人不成理喻的是女性被摧残的小脚竟然成为激起汉子道兴奋的主要物品。据记录,自宋代起头,在很多倡寮的欢宴中风行起一种“行酒”游戏,从头到尾凸起的都是妓女的小脚和她们的小脚鞋,狎妓的嫖客把酒杯放入妓女的小鞋里来传送、斟酒、喝酒。直到20世纪初,仍有一些汉子喜好参与这种“行酒”游戏,并为无机会利用妓女小脚鞋中的酒杯来喝酒而兴奋不已。

  酸腐文人的火上加油。上面说到的以妓女的小脚鞋玩“行酒”游戏,大大都系文人的嗜好。由此可见文人低俗之一斑。不只如斯,更有酸腐文人乐趣盎然地把切磋小脚看成“学问”来做。他们不嫌耗时不吝翰墨地撰写文章,细细批评,以卑劣为乐事,以下作为侥幸,生怕不克不及将玩小脚的美学成分和调感情化注释清晰。清代有一个叫方绚的文人曾自诩为“香莲博士”,写成了一篇题为《香莲品藻》的文章,费尽心计心情地把小脚划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别离进行细心地品尝和赞扬。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方绚竟然因而而会名声大振!由此可见,酸腐文人的无耻和卑劣也为小脚风气的延续添加了不成忽略的珐码。

  其三:酸腐文人的火上加油。以妓女的小脚鞋玩“行酒”游戏,大大都系文人的嗜好。由此可见文人低俗之一斑。不只如斯,更有酸腐文人乐趣盎然地把切磋小脚看成“学问”来做。他们不嫌耗时不吝翰墨地撰写文章,细细批评,以卑劣为乐事,以下作为侥幸,生怕不克不及将玩小脚的美学成分和调感情化注释清晰。清代有一个叫方绚的文人曾自诩为“香莲博士”,写成了一篇题为《香莲品藻》的文章,费尽心计心情地把小脚划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别离进行细心地品尝和赞扬。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方绚竟然因而而会名声大振!由此可见,酸腐文人也为小脚风气的延续添加了不成忽略的珐码。

  更邪癖的是元代以妓鞋行酒,清代方绚写的《贯月查》特地讲若何以鞋行酒这个怪俗。行酒时,推一报酬录事,叫他从陪宴妓女的脚上脱下一对小鞋,在一只小鞋内放一杯酒,另一只小鞋放在盘子里,录事拿着盘子走离酒客一尺五寸的处所,而酒客们用大拇指、食指和小指撮取莲子、红豆或榛松之类,瞄准盘中小鞋投五次,按照投中的次数几多来罚酒,即饮那杯置入在小鞋里的酒,以此取乐。还有一种妓鞋行酒,是把小鞋在桌上传送,传送时数着初一初二以致于三十的日子,而执小鞋的姿态要随时日数分歧按划定变换,或者口向下、或者底朝天,或持鞋尖、或执鞋底,或者平举、或者高举……若有参差,即以鞋中放置酒杯喝酒,有一首歌特地说的是这种妓鞋行酒:

  双日大声单日默,初三擎尖似新月。底翻初八报上弦,望日碰杯向外侧。

  平举鞋杯二十三,三十复杯照初一。报差时日又重行,罚乃参差与横执。

  方绚还有一篇专写妓鞋行酒的《采莲船》,开篇就说:“春秋佳日,花月良夜,有倒屐之仆人,延曳裙之上客。绮筵肆设,绣幕低垂;绿蚁频量,红裙隅坐。绝缨而履舄交织,飞觞则香泽微闻。”

  也就是说,妓鞋行酒,是为了闻香气。这各种病态的赏识,无疑滋长了缠足陋习之风行。

  缠足的目标在限制脚的成长,并把已成长的脚拗折弯曲,所以缠足的春秋天然是愈小愈好,愈小脚愈软愈容易裹小,可是太早缠足,又怕它脚裹好了不会走路,也怕她年纪太小,无法忍痛,所以一般都在妇女会走路当前才起头裹脚,在中国生下来就算是一岁,平均会走的时候是三岁,让脚发育一年,到了四五岁的时候就有人起头裹脚,四五岁其实依西方的算法不外是三四岁。各地风尚分歧裹脚的春秋也有分歧,佐仓孙三《台风杂记》:“少女至五六岁,双足以布分缚之渐长渐紧,缠使足趾屈回小于蜷,倚杖某人肩才能步。”林琴南《小脚妇诗》:“五岁、六岁才胜衣,阿娘做履命缠足……”郑观应《盛也危言女教篇》:“妇女缠足……或四五岁,或七八岁,严词厉色凌逼面端,必使骨断筋摧……”《阔斧记》三十年前北京男女之润色:“大凡女子生不已到七岁便将双足裹起……”宋车若水《脚气集》:“妇人缠足不知始于何时,小儿未四五岁,无罪无辜,而使之受无限之疾苦……”

  《脚气集》著于南宋咸淳甲戍年(公元1274年),综观所述,从宋代,女子在四五岁的时候就有人起头缠足了,如等年纪长大脚骨长硬,关节韧带勾当性消逝之后再裹,不单很难裹小,裹的时候刻苦也愈大,所以到了七八岁还能裹得好,十岁当前裹起来就很坚苦了。一年傍边什么时候最适合起头裹呢?由于脚裹上去又烧又热,所以一般都建议到秋季气候风凉的时候起头裹比力好。清人顾铁卿《清嘉录》说:“八月廿四日,煮糯米和赤豆作团祀灶谓之餐团,人家小女子皆择是日缠足,谓食餐团缠脚能令胫软。”由于裹脚要拜小脚娘,而八月廿四日是小脚娘的华诞,所以大部门的女子城市选择那天起头缠足,也有人翻黄历或玉匣记择“缠足吉日”起头缠足的。

  缠足前需要预备的物品:

  1、蓝色的裹布六条。大约要八尺到十尺以上,裹布要比一般的长且要浆好,缠到脚上才不会挤出皱折。

  2、平底鞋五双。鞋形稍带尖,鞋子大小宽窄要能跟着缠脚的过程慢慢缝小、缝瘦。

  3、睡鞋两三双。睡觉时穿戴,可防裹布抓紧来。

  4、针线。裹布缠妥后,把裹布的缝及裹布的头密密缝好。

  5、棉花。缠足时脚骨凸出的部位,穿鞋时用棉花垫着,免得把脚磨破生鸡眼。

  6、脚盆及热水。缠足前用温水洗脚。

  7、小铰剪,修脚趾甲及鸡眼之用。

  缠脚的时候让女孩坐在矮凳子上,盛热水在脚盆里,将双脚洗清洁,乘脚尚温热,将大拇趾外的其他四趾尽量朝脚心拗扭,在脚趾缝间撒上明矾粉,让皮肤收敛,还能够防霉菌传染,再用布包裹,裹好当前用针线缝合固定,两脚裹起来当前,往往会感觉脚掌发烧,有经验的人不会一起头就下狠劲裹,最好是起头裹的时候悄悄拢着,让两只脚慢慢习惯这种拘束,再一次一次慢慢加紧,这一个期间能够从几天到两个月摆布。

  缠的时候慢慢收紧,让足部肌肤遭到的压力一次比一次紧些,这时还不克不及太紧,以两脚能忍耐的小痛为度,在这期间把脚趾勒弯缠使脚向下略卷。缠的时候事后缠第二、第五两个足趾,缠得向脚下蜷屈,连带的第三、第四两个趾头也就跟着向脚下蜷屈。试紧的时间也必要数天到两个月摆布,在这期间,裹脚布浆得较硬,捶去皱折,略紧地缠在脚上,使脚受惯硬裹脚布及紧缠的压力,接着才能线]

  缠的时候,要用劲把裹布缠到最紧的程度,每次解开来重缠的时候要将四个蜷屈的脚趾头由脚心底下向内侧用劲勒过,每缠一次要让脚趾弯下去多压在脚底下一些。同时还要把四个蜷屈的脚趾,由脚心底下向脚后跟逐个向后挪,让趾头间空出一些空间来,免得脚缠好当前,脚趾头挤在一路,脚尖太粗。不断要缠到小趾压在脚腰底下,第二趾压在大趾趾关节底下才能够,裹尖的时候往往得把脚趾向足底扭到屈无可屈的程度,再用裹布紧紧地勒住,缠的时候第二趾的趾关节和第三、四、五趾的趾关节遭到很大的扭屈,每缠一次就得把几个扭伤的关节再危险一次,缠的时候疾苦难当,缠好要用针线紧紧地把裹布缝起来,硬挤进尖头鞋里,然后要求少女四处走动。走动时分量压在内弯跪折的八个脚趾上,把关节扭伤得更厉害,脚趾头由于才弯进去还没紧贴在脚掌上,走时脚趾关节容易长鸡眼,要时常用针把鸡眼挑掉。白日一双脚痛得寸步难行,到了晚上一双脚放在被子里不单痛,并且蒸热燠闷,有时几乎像炭火烧着一样疾苦,睡觉时只能把脚放在被子外,三更起来捱着脚哭痛是常有的事,有的痛得去解开裹脚布,但被发觉了就是挨一顿毒打,然后再狠狠的地归去,经常一夜未眠整夜把脚贴在墙壁上取一点凉,第二天一早醒来,又得再解开裹布缠得更紧,缠到最初第三、四、五的脚趾关节会严峻地扭伤以至脱臼,扭伤脱臼的时候脚会肿得很厉害,皮肤也变成瘀紫色,疾苦至极,可是裹得仍是日紧一日,直到肿消了脚趾都缠到脚底下去,这才算完成了裹尖的工作,接着便可进行裹瘦的工作。

  脚裹尖的时候,四个脚趾都曾经蜷回到脚掌底下,可是却未必能熨贴靠在脚底下,裹瘦的工作是把小趾骨(也就是外把骨)向下向内推蜷入脚心裹,把小趾跟的部位向脚心内侧往下用劲拗下去,然后用裹布勒着带紧,裹尖时二、三、四、五脚趾不外压在脚底下一半,裹瘦时要把外把骨缠倒,足趾当然压入脚心内侧更多,缠到最初,第三、四、五个脚趾尖要能碰着脚掌内缘,才算完成裹瘦的工作。裹瘦的时候,裹脚布缠到最紧,整个力量又出格出力在小趾跟的部位,往往由于血液轮回不良,形成小趾跟部也就是外把骨的位置压疮溃烂。缠的时候要把小趾骨用劲向下推,四个脚趾也顺着向脚掌内缘再推进去,用力把裹脚布缠紧,缠好当前两只脚可能痛得半天不克不及走路,要勉强挣扎着,才能用脚后跟垫着走,走一步痛一下。坐下时是一阵阵抽痛,睡觉时也会又涨又痛,若是脚上溃烂化脓了,那涨得更难受,得把脚用枕头被子垫高,有时得把脚跟搁在床栏上压着神经发麻才好受一点,气候热时足内发烧痛得更厉害。痛得轻时睡了觉,两脚还痛得抽痉,或一夜几次痛醒,饮食无味。解开裹布,往往溃烂的部位和裹布紧紧粘着,勉强撕下来,即是一片血肉恍惚,差不多得用六个月的时间,强忍疾苦挨到脚趾头都抄到脚内侧边,由脚内缘能摸到脚趾头,如许才算是瘦抵家。溃烂的伤口,处置不妥往往愈来愈严峻,到最初以至会导致小趾腐臭零落构成慢性骨髓炎,多年不愈。由此可知,要缠得一双小脚,真是得历尽千辛万苦,无怪乎缠足妇女对其小脚的呵护,胜于一切。

  脚掌裹瘦了当前,接着进行裹弯的工作,裹弯是要在脚底掌心裹出一道深深的陷凹,陷凹越深,脚掌弓弯的程度愈厉害,裹到脚掌折成两段,前段的脚掌与脚跟紧靠着,两头一道深缝有时深达四五公分,小趾夹在深缝里,脚背由于脚掌弯折的关系,向上膨起成高坡状,有些缠欠好的脚背膨起如球。裹弯了当前脚的长度就较着的缩短,尺度的小脚要求的是三寸长,也就是10厘米摆布,裹弯的过程靠的是在缠的时候把脚跟往前推,把脚背往下压,前后施力束紧,大拇趾经此一束,立即向下低垂,脚心慢慢现出凹形,再用劲去缠,弓弯更甚,大约半年摆布脚就能够缠成弓形。一般而言,缠足裹弯的时候疾苦环境稍为缓和,可是在南方有些处所脚掌裹瘦并不十分下功夫,到了十几岁才起头裹弯,裹的时候又要求出格短小,这时候疾苦就很是厉害,以至痛得在床上翻腾。如脚裹瘦不敷功夫,就间接把脚裹弯,往往裹好当前脚会变成向内钩援内弯,像香蕉一样的脚形十分难看。脚由平直拗成拱桥状,再成马蹄状,直到脚尖脚跟紧靠在一路,脚弓缩得无可再缩的时候,才算是裹成一双尺度的小脚。

  缠脚缠裹的过程,简单地说就是裹尖的时候将外侧四个脚趾蜷握,并将脚掌上的外侧纵弓部门拗屈。裹瘦的时候脚横弓向下拗屈,并进一步对外侧纵弓拗屈。裹弯的时候才将脚的内侧纵弓拗屈,并进一步将外侧纵弓拗得更完全。脚裹好当前,脚掌上用于缓冲抵触触犯力量的脚弓消逝了,走路时得用膝关节和踝关节做缓冲。由于脚掌裹瘦到仅剩大拇趾,走路时脚掌向前推的力量很小,多以脚跟着地,使用大腿的力量运步,小腿肌肉萎缩不发财,所以缠脚了当前小腿也跟着变细,大腿则反而增粗,也有人走路时用大拇趾球和脚跟一路出力的,如许走路就变成外八字走路,也是小脚常见的走路形态。

  南方地高潮湿,所以南方人要经常洗脚,凡是南方妇女大约一至三天就得洗一次脚。一般人洗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是对缠足妇女来说洗脚倒是糊口中一件颇主要而费时的事,缠足妇女一双脚裹好当前,最怕让人看到脚,所以洗脚的时候,必然是躲在房间里,紧闭房弟子恐别人不测闯入。烧一盆热水,预备好洗脚用的轻石、干布、小铰剪、矾粉、裹布、香粉,然后坐在小椅子上把脚上的腿带、饰裤、弓鞋、布袜,一层一层的解掉,解开裹脚布的时候,由于血液跟着裹布解开会冲进脚掌,麻痛非常,所以必要慢慢解开,特别到了最初一层往往由于汗水和着,裹脚布紧粘在脚掌的皮肤上,扯开来非常难受,所以最初一层要解得更慢,若是在积极裹小的阶段,为了怕解开裹布浸洗会把脚放松变大了,也有人和着裹布浸洗的。洗脚水要愈热愈好,能够推进血液轮回添加足部柔嫩,有的在水里加上香花、香料,脚先浸热了,才用手擦揉,久裹的脚,脚上都带着一种特殊的黏性,用手慢慢地把那层黏黏的洗掉,扳开正常的足趾一折一缝清洗,陷折的脚心和藏在脚心里的小趾是最难洗的部位,再以轻石磨去脚趾上的硬皮,关节摩擦的位置容易长鸡眼,要用长针挑去或用小铰剪修掉,脚趾蜷在脚心里,趾端往往陷在脚掌皱折里,趾甲一长出来就会刺到肉里,所以得把拗折正常的脚趾一只只扳出来,把脚趾修得极短再放同陷窝里,大拇趾为了裹得尖活泼人,两侧承受极大压力,很容易被趾甲刺破形成甲沟炎,所以大拇趾趾甲特别得好好剪短,特别两个角边得修得圆短,这才用干布擦拭,有的人在裹之前还以双手用力按着弓足,朝抱负小脚的标的目的忍痛按几回,在脚上洒上白矾粉,特别在趾缝里洒多一点,能够除去湿气,脚不容易烂,也有人在脚上扑上香粉添加小脚香味,这才换一条洗净的裹布缠起来,缠的时候每一层都得截了再截,截到极紧,如许裹起来脚才不会愈洗愈大,有的时候刚洗好不容易缠紧,得把脚抬高几个小时,再把裹脚布解开几层来从头束紧,脚裹好了才着袜穿鞋,由于小脚的妆饰都是合着尺寸本人做出来的,穿在脚上极为慎密贴身,所以着袜着鞋也都极为费时,往往一次洗脚下来得花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缠足的过程,次要是把关节扭屈,并把脚上的横弓和纵弓扭到最大的限度,所以尺度的裹脚方式都是用布条缠裹扭曲,把关节屈到极限,扭伤、脱臼几乎是必然发生的,等关节扭过去脚天然蜷曲弓小,这是一般的裹脚方式,可是在有些环境幼女裹脚起步较晚,或是不领会缠脚的准确方式,或是有些要求裹出出格纤小的环境,这时候除了用裹布缠裹以外,也有良多是借助其他方式的。

  这是北方比力常用的方式,北方缠足较重纤瘦,因而,在裹瘦当前,脚趾全数蜷折到脚底,脚掌表里缘虽纤瘦却有几处关节旁凸的位置,如要裹得更瘦,就用两片竹片,夹在脚掌摆布用裹布紧缠,缠得时候生硬的竹片紧贴靠在脚骨关节上,疾苦可知,往往在关节凸起的部位,因为磨擦的关系会导致溃烂化脓。虽然如斯,北方特别山西省仍有良多人用竹片夹入行缠,目标除了把脚裹得出格纤瘦以外,还能够把大拇趾裹得尖细,脚跟也能一并裹得瘦窄,整只脚裹出来又窄又直,纤如柳叶,细瘦可怜。所以虽然裹的时候少女往往心如刀割,日夜啜泣,可是为了一双瘦削耿直、傲视世人的小脚,仍是吞下泪水忍痛力缠。与夹竹片类似的裹法,有人用大约三公分宽的竹片,用布包着垫在脚跟两侧和后面,帮手把脚跟束小,也有人用铜板或一片凹形木片压在脚的表里踝缠裹,还有人怕脚裹弯的时候,脚面凸出太厉害构成鹅头,就用一个铜钱压在脚面上缠裹,这些方式都是硬生生地把脚用坚硬的工具束上去,来革新不敷对劲的小脚脚形,姑非论结果若何,仅少女在缠束过程所履历的那种铭肌镂骨之痛,对现代人来说,可真是极不文明和不人道的做法。

  旧时代家中有良多器具是用石头制的,石磨或洗衣服的砧板,是妇女最容易拿到的重物,于是脚缠得不称心如意时,就有人拿石板去压脚,石板压脚最常用于脚向内歪、内拐的环境,一般裹脚裹弯的时候是间接往下弯曲,但外纵弓还没裹弯,也就是还没裹瘦的环境下就进行裹弯,大拇趾会向内侧拗曲,这时候整只脚就像镰刀形内弯,更正的方式就是脱下弓鞋盘坐着让脚心相对,双脚置于硬木板上,用重石板放上去压,刚压上去,歪屈的脚掌受压迫,当然十分疾苦,压过一个小时当前两脚从膝盖以下就麻木了,有时怕石板的分量不敷还要用手按在石板上添加分量,让内拐的脚掌矫正回来,凡是持续每天如许压上一两个月,才能显出结果,脚颠末如许压迫当前,除了内弯的环境改善,脚掌变得较纤瘦,脚趾蜷弯的程度也较抱负,同时脚变得两侧平直周正。

  石板压迫当前双腿麻痹,有人认为麻痹是因血液轮回不良,怕因脚的血液轮回不良导致双脚坏死,所以压麻痹了当前多会要求少女起来行走或是做洒扫的工作,可是双脚麻痹若何行走,有时还得用两小我扶着四处走动勾当血液轮回。压石板一般是坐着施压,也有人睡觉时躺着施压,脚上穿睡鞋,放在木板上,再压石板,压石板的目标是为了改善歪拐的脚形,也有人只是为了把脚裹瘦而用石板来压迫。

  这是用陈旧的杯瓶碗盘等瓷器,敲碎成锋利颗粒,缠脚的时候垫在脚掌上,凡是是垫在反折的趾背底下和脚掌心底下,用裹脚布缠上去,再逼着女孩走路,让锋利的瓷片刺进脚趾和脚掌里把脚割破,脚割破了当前血渗出来和裹布紧紧粘着,重裹时,裹脚布往往解不下来,需浸着洗脚水用力撕,常常血块连着皮扯开,虽小心地把碎瓷片取出来,不免会再渗血,双脚的伤口浸在热水里,几回当前顿时发炎肿烂,裹脚布粘得更紧,扯开裹布时连着皮肉一路撕下来,脓血淋漓。如许裹法确实血腥残忍,不成思议,尖锐的瓷片刺在脚上,还要逼着四周走动,碎瓷刺得更深。脚趾是神经最敏感的部位,趾背上又没什么软组织,皮肤下摸着就是骨头,硬生生垫着锋利的瓷片走路,真的像是在接管什么酷刑,裹脚的风尚曾经是够残忍够残酷了,可是竟然有人还衍生出如许的缠足手法出来,这种缠法不是一地一人一时的特例,就笔者所知,在缠足风气较盛的山西、台湾、河南、甘肃、河北等地都曾有这种裹法,目标是让脚趾脚掌上的筋肉发炎,肿烂当前再进一步缠裹用碎瓷割刺,本来红肿的组织溃烂化成脓血流掉,脚不单出格纤瘦并且关节韧带也变得很容易扭折、裹弯,所以有“脚一发味,若是成熟,必易速小”的说法,脚溃烂化脓的时候臭味很重,很难闻的腐臭坏死的味道令人不敢接近,这就是所谓的发味。

  除了把瓷片垫在脚掌底下缠裹,也有人拿大片的破瓷片往脚上割的,把脚上的皮肤肌肉割破,促其早点化脓溃烂零落。也有人把碎瓷敲得更碎成瓷渣,先将裹脚布浸湿了,然后再敷上一层瓷渣在上面,用如许一条满布瓷层的裹脚布来缠裹。裹脚时脚上经常会长鸡眼,按照经验,一长鸡眼,趁着鸡眼还小就要赶紧用大针挑掉,有的母亲帮女儿把脚上的鸡眼挑掉后,还居心用针在脚上四处乱刺,刺到千目万孔,这个做法与用碎瓷片裹的目标不异,都是居心要让脚受伤化脓溃烂掉,一双脚才容易裹小。碎瓷夹入缠裹确实让人难以相信,缠裹的残忍疾苦可想而知,一般为人母者很难狠的下心如许下手,所以我汇集到的几个例子都是养女、继母或婆婆、童养媳的关系下发生的,当然也丰年纪较长的少女仇恨一双脚裹不小,矢志发奋,用这种方式把本人的脚裹小的。

  在缠足时,少女怕痛常会偷解缠脚布,或是哭叫闪躲不愿缠裹,为人母者屡劝不听,往往拿起鞭子藤条气获得处乱抽,有的时候气极了,居心抽打其双脚,这是为了逼使少女裹脚的惩罚,而所用的多只是细长的木条。可是旧日缠足的时候竟然有人用寸许粗的木棍朝着脚趾用力捶打,打到让脚趾骨折脱臼,容易拗折裹瘦,用的木棍有洗衣服、浆衣服时捶布的棒锤,也有用擀面杖。把脚先裹紧了,再用棒锤狠敲,敲到脚趾脱臼骨折,如许脚不单容易裹瘦裹小,一双脚也出格软绵,柔若无骨,如许的例子是倡寮龟婆饰雏用的手段,也有继母如许看待女儿的,能够说比酷刑还要惨毒,少女裹脚时脚趾拗折曾经够疾苦了,还要再用棒锤朝着脚趾猛捶、猛打,像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接管酷刑一般。

  竹片、石板、碎瓷、棒锤的裹法,并不是一般裹脚时所利用的方式,能够说是一种特例,可是确实也太特殊了,这是在缠足的风尚下衍生出来的,有些做法令人难以相信,但每种方式都能找出好几个布景分歧的记录,也都能讲出几分事理,令人不得不信。除了这些特殊裹法外还有更荒谬绝伦的残酷做法,纵观这些缠足手法,令人不免思疑裹脚与凌虐间的别离在哪里。

  中国幅员广宽,各地缠足方式、春秋、要求、挨次都不尽不异,因而也形成了各地各具特色的莲形,一般而言北方人身段较高,脚形先天就比南方人长,所以裹起来仍是会比南方人的脚长些,可是由于北地气候寒冷,双脚久裹不容易溃烂生癣,也不必要经常洗涤,所以比起南方妇女容易缠得愈加使力,加上北方鞋子较厚,裹布也能多裹厚些,如许的前提下有益于把脚掌裹瘦。

  而南方气候炎热,裹布或鞋子太厚,脚会感觉发烫受不了,裹的时候反折的趾背下,没有垫上厚厚的一层庇护,未便利步行,所以南方妇女裹脚重点在裹弯上面,操纵南方人原就较短小的脚形,再加上拱弯就能达到短小的方针,在台湾或广东顺德东莞,常有缠小到两寸摆布的小脚,短小的程度实为北方所不及,可是有些报酬了求其小往往脚背上会结一个球,像驼背一样向上拱曲,这就是一般所称的鹅头形。

  北方小脚的特色在尖瘦上,由于包缠较为慎密,一般而言也较南方人的小脚软绵。这是大体上的分布景象,现实环境也依各地而有分歧的变化,中国在清代时有几个以小脚闻名的地域,各地域小脚各具特色。

  缠足不只严峻影响了女性足部的一般发育,还让人们构成了正常的审美心理。

  缠足削减了女性处置跳舞和体育活动的积极性。好比朝鲜和日本从中国引进的跳舞艺术不断持续成长,而与此相反,在中国,跳舞艺术的成长跟着缠足的成长而更加裹足不前。

  缠足严峻侵害了妇女的权力。

  缠足时代女子多以“没脚蟹”自比。脚小难行,动必扶墙摸壁,拄杖持杆,有前提则是梅香搀扶,以至‘扶婢仅能到中庭’,而完全依仗他人抱持背负的也时有所闻,倘若孤立无助,那么由此室移至相邻的彼室也难以做到。至于出门行路, 即便持杖扶婢,也是行不了多远便已气喘吁吁。时不时地靠扶婢肩,倚柱而息,摸捏莲钩解痛除乏。施君美《幽闺记》所谓“步迟迟,全没些气和力”;关汉卿《闺怨》所谓“行一步感喟,两行愁泪脸边垂,一点雨问一行凄惶泪,一阵风对一声浩叹气”,恰是缠足者寸步难行的线]

  车若水《脚气集》:小儿未四五岁,无罪无辜,而使之受无限之疾苦……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

  “保守服饰”科普作者

  邪不压正:缠过的小脚,事实能不克不及恢复如常? 剧说服饰史

  片子《邪不压正》里有一条暗线,关于复仇的故事。周韵所扮演的关巧红,和她的汗青原型施剑翘一样,都有一双碍事的小脚,从而需要“放脚”。缠过的小脚真的能够恢复如常么?这个故事的医学实在性又有几多呢?而缠足女性与阿谁动荡年代的关系,又是若何?但愿本文能够给你解答

  一部门满人女子愈加惊慌,她们纷纷采办汉人服装,将本人服装成汉人女子,以至还给10岁的女孩子缠足,以混进汉人女子的步队。

  客观对待汗青中的每一个现象,以至是乱象。由于那些你认为的愚蠢,不必然是愚笨。就好像,你认为泛泛的现在,说不定也会成为后人眼中的愚蠢。【本文内含令人感应不适的各类照片,慎入!】

  我正在看宋氏三姐妹的列传,很负义务地告诉你,三姐妹都是大脚。小脚是中国晚清就竣事的陋习,  过去女性用布将双脚紧紧缠裹,使其脚正常变小,认为美妙,即缠足。一般女孩子从四、五岁就起头缠足,到成年骨骼定型后才把布带子解开,也有终身缠裹的人。 慈禧晚年拔除了中国这一陋习,这是慈...

  伴跟着人们对甲午和平的深刻反思,响应反缠足号召的清朝学问分子日渐增加,正如其时的察看者所言,“远近士夫,同声赓和,虽保守者千百,谋新者什一,而其机固已动矣。”

  2018-07-05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6-20

  .《汉族妇女缠足起因新解》《江汉论坛》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

  ,2003年10期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吾国吾民》《林语堂文集》第8卷

  :作家出书社

  ,1995

  《闻见近录》云:“宋神宗开颖邸,时近侍以弓样靴进,韩维曰:王安用舞靴。”

  张邦基《墨庄漫录》:自称宣和癸卯在吴中见朱勔所采太湖鼋山石,又称绍兴十八年见赵不弃除侍郎。

  :上海文艺出书社

  , 1995

  :12-13

  商务印书馆

  .辞源(合订本)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8

  :1536

  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6-20 .

  :10-11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周礼.天官冢宰·典妇功/夏采》:“屦人掌王及后之服屦。为赤舄、黑舄、赤繶、青句、素屦、葛履。辨外内命夫命妇之命屦、功屦、散屦。”

  《史记 风趣传记》:淳于髡者,齐之赘婿也……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织,杯盘狼藉,堂上烛灭……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3-14

  :上海文艺出书社

  , 1995

  《少室山房笔丛》:夫须眉之袜,行多则敝,使现在之膝裤,即远行何认为多。据崔母所言,则唐世妇人之袜,诚与须眉无异。

  :上海文艺出书社

  :14-15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5-16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吴自牧《梦粱录》:小脚船……则但言其小,宋时几认为妇人通称。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6-17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辍耕录》:近年则人相效,以不为者为耻也。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22-23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牍外余言》三十五:习俗移人,始于感染,久之遂根于本性,以至饮食男女,亦类似拥护,而胸无独得之见,深可怪也……女子足小有何佳处,而环球趋之若狂?吾认为戕贼儿女之手足以取妍媚,犹之火葬父母之骸骨以求福利也。悲夫!

  《镜花缘》第十二回:吴之和道:“吾闻尊处向有妇女缠足之说。始缠之时,其女各式疾苦,抚足哀号,以至皮腐肉败,鲜血淋漓。当此之际,夜不成寐,食不下咽,各种疾病,由此而生。小子认为此女或有不肖,其母不忍置之于死,故以此法治之。谁知系为美妙而设,若不如斯,即不为美!试问鼻大者削之使小,额高者削之使平,人必谓为残废之人,何故两足残破,步履艰难,却又为美?即如西子、王嫱,皆绝世佳人,彼时又何尝将其两足削去一半?况细推其由,与造淫具何异?……”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援用日期2018-05-13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57-158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58-159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59-161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70-171

  援用日期2016-10-29

  援用日期2016-10-29

  援用日期2016-10-29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11-112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13-114

  郑观应《盛世危言.女教篇》:“妇女缠足,合地球五大洲九万里,仅有中国罢了。……夫父母之爱子也,无所不至,独此事酷虐残忍,殆无人理。或四五七或八岁,严词厉色,凌逼百端,必使骨筋摧,其心乃快。认为如斯,尔后改日适人,可矜宝贵,苟肤圆六寸,则戚里咸认为差,此种浇风城市倍于乡曲,世家巨家,尤而效之。人生倒霉作女子,更倒霉而为中国之女子,战贼肢体,迫束筋骸,血肉淋漓,如膺大戮,如负重疾,如构沈灾。稚年罹剥肤之害,毕世婴刖足之罪,气质虚弱者,因而而伤生……即幸全人命,亦整天需人扶掖,井臼安克筹划?偶有水火响马之灾,则步履艰难,束手待毙。找伐生质认为美妙,作无益认为无益,是为海淫之尤……”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59-160

  .清末民初小说中的女性抽象研究(1898-1917)

  :姑苏大学

  ,2012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95

  :164-165

  词条标签: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64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5-28)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http://obshemash.com/luoguai/304.html
上一篇:脚拐了近3个月了还会腫有些痛也试过 下一篇:左脚罗丝拐一节僵硬肌肉痛

报名参赛